小宫山博史的活字百宝箱
2019年06月27日

明体汉字活字的开发 番外篇 关于姜别利日本出入境日期的调查

石崎康子


姜别利(William Gamble,1830~1886年【图1】)身为一名印刷技师,担任上海美华书馆馆长后,使其发展为全中国最大规模的印刷厂。后来,他更将活字铸造技术和西方活版印刷术传至日本。小宫山博史先生的连载专栏中曾多次提及姜别利。而关于他两次访日的日期,在调查当年英文报纸上刊登的出入境船舶列表和乘客名单等数据后,均已获得解答。以下所述内容,大部分已发表于横滨开港资料馆馆报《开港广场》138期,文章标题为〈从报纸上的出入境船班数据得知的讯息~姜别利篇~〉。我以此篇文章为基础,追加馆报发行后得知的新信息,在此完整地和大家分享。
 
▼图1
摄自上海的姜别利肖像照(美国国会图书馆 姜别利文库收藏 作者翻摄)
 
为了传教,北美长老教会(American Presbyterian Mission)于1844年到中国发展。在基督新教的传教活动中,圣经是不可或缺的传教工具。为了在当地印刷圣经,他们积极设立印刷厂。姜别利正是在他们设立于宁波的印刷厂“华花圣经书房”中担任印刷技师,1858年10月从美国至宁波赴任。1860年年底,该印刷厂迁徙至上海,更名为“美华书馆”。姜别利也转调上海,担任美华书馆第六任馆长,至1869年辞去馆长之职为止,对印刷技术的发展贡献良多。1867年,赫本(*1)为了印刷日英/英日辞典,从横滨远渡上海。这本辞典名为《和英语林集成》,当时以活字印制英日文并完成所有装订前置作业的,正是由姜别利担任馆长的美华书馆。
 
译注
*1:詹姆斯‧柯蒂斯‧赫本(James Curtis Hepburn,1813-1911),日本江户时代美国长老会派到日本行医及传道的美籍传教士。在《活字百宝箱》专栏第15~19篇中有介绍赫本与日本实业家岸田吟香合作编写日英辞典《和英语林集成》的详细经过。
 
▼图2
《和英语林集成》横滨版(1867年)扉页
赫本偕同岸田吟香赴上海印刷的日英/英日辞典初版。右侧英文书名页下方可见美华书馆英文名称“SHANGHAI AMERICAN PRESBYTERIAN MISSION PRESS”。(横滨开港资料馆收藏)

 
1869年10月1日,姜别利辞去美华书馆的职位后,接受了原本在长崎担任荷兰语口译、后来成为制铁所负责人的本木昌造的招揽,在日本停留了约四个月,向他们传授印刷与活字铸造技术。这些学得技术,并在日本当地进行活字印刷的本木昌造及其下属之中,诞生了几位比较知名的人物,包括后来在东京创立筑地活版制造所的平野富二,以及在横滨设立横滨活版社、并发行《横滨每日新闻》的阳其二。
 
过去,人们根据《教会新报》的报导,了解到姜别利在1869年11月份入境日本,并在来年的4月份返回上海,但具体日期却是一无所知(注1)。因此,我对照了报纸上关于出入境船舶列表和乘客名单数据,调查姜别利访日、返回上海与回到美国的时间,确认了如下事实。

此处先说明一下背景知识。出入境船舶清单和乘客名单,是在英文报纸上标示“Shipping Intelligence”的部分,“Arrivals”记载入港船舶名,“Departures”记载出港船舶名,而“Passengers”则记载搭乘高级船室的旅客姓名。然而,每份报纸记载的内容不同,有的同时刊登出入港的船名;有的仅刊登其中一种;甚至也有没刊登船班信息的情况。乘客名单也一样,并非每期报纸都会提供信息。
 
一、姜别利访日
《北华捷报》(The North China Herald,以下简称NCH)是在上海发行的周刊报纸。我调查1869年11月份前后的出入境船舶清单和乘客名单,并未发现姜别利的名字。因此,目前我们仍无法得知姜别利何时、搭乘哪班船从上海来到日本。

然而,在1869年11月23日的乘客名单中,记载着姜别利从天津搭乘Nanzing号抵达上海。同一篇报导的入港船舶列表中,亦记载着Nanzing号11月19日从天津进入上海港。可推断姜别利是在11月19日从天津搭乘Nanzing号回到上海,然后再出发前往日本。

于是,我调查了11月19日到12月1日之间上海-长崎的船班(表1)。可惜的是,我并没有找到这段期间在长崎发行的英文报纸,无法确认每艘船入境长崎的时间(表1数据出自兵库(神户)发行之报纸,内容补足了NCH缺漏的纪录)。当时,从上海到长崎需费时两到四天。11月28日出发,就必须30日~12月1日才能抵达长崎。
 
▼表1
1869年11月19日~12月1日自上海出发前往日本的船班一览表
上海出港日 船舶名称 [长崎出港日] 目的地 吨位 船舶公司  
11月20日
[11月21日]
Costa Rica [11月23日] 長崎、兵庫etc 1084
[1970]
Geo.F. Bowman
[太平洋郵船公司]
客船
11月21日 Cheron   横滨 1022 Gilman & Co. 客船
Sakura [11月24日] 長崎、兵庫etc 625 [626] Russell & Co.
[Walsh & Co.]
客船
Soray   長崎、兵庫etc 255 Passmore, Limby and Co. 客船
11月23日 Adeline 上海出港日 长崎 235 A. R. Tilby & Co. 绵花运搬船
11月28日 Khorasan 上海出港日 横滨 1038 Turner & Co. 客船
Mona 上海出港日 長崎、兵庫etc 542 T. Kroes & Co. 客船
Mary Miller 上海出港日 横滨 270 Master 客船
Alice Thompson 上海出港日 横滨 308 Frasar & Co. 客船
※本表格来源自NCH 1869年11月23日及11月30日的〈Shanghai shipping intelligence〉。
 [ ]内的信息则来源自《兵库时报》的〈Supplement of the "Hiogo News"〉

 
二、姜别利返沪
另一方面,姜别利完成四个月的教学任务后,在4月份返回上海。调查NCH的报导,在1870年4月12日期的出入境船舶清单中,出现了姜别利的名字(“Passengers. Arrived.-Per “Cadiz” From Japan-Messrs. Gamble, and Dalziel.”,图3)。由此可知姜别利是搭乘Cadiz号抵达上海。NCH是周刊报,前一期于4月5日发行,因此可判断姜别利抵达上海的日期应在5日~11日之间。《日本早期报纸全集》(*2)中收录的〈长崎快报〉(The Nagasaki Express)在1870年4月2日期的入境船舶名单(Arrivals)中,记录着“April 1st, Cadiz, Duudas, P. & O. Str., 861, from Yokohama and Hiogo, March 27th, General, to Glover & Co.”;而出境船舶名单中也写着“April 2nd, Cadiz, Duudas, P. & O. Str., 861, for Shanghai, General, by Glover & Co.”。由此可知,Cadiz号行经横滨、神户,于4月1日驶进长崎港。同月二日,又出发前往上海。这代表姜别利是在4月2日从长崎出发前往上海。虽然NCH 4月12日期报导中并未记载Cadiz号的入港日期,不过以长崎到上海需时二至四天来说,姜别利应该在4月5日或6日就已返抵上海。

根据以上叙述,我们整理出姜别利的返沪行程如下:受到日本招揽,在长崎停留四个月。教学结束后,4月2日自长崎出发,回到上海。
 
译注
*2:《日本早期报纸全集》日文原书名为《日本初期新闻全集》
 
▼图3
NCH 1870年4月12日期的出入境船舶清单
 
三、姜别利返美
同年,姜别利返回美国。我调查了报纸上关于他回国的消息,发现NCH 1870年8月4日期乘客名单(Passengers)的“出境者(Departed)”项目中,记录着“Par “Oregonian” For San Francisco ‒ Messes. Gamble”的信息。由此可知,姜别利是搭乘Oregonian号从上海出发前往旧金山。而同年8月6日期〈长崎快报〉上的入境船舶列表(Arrivals)中记录着“Aug. 1st, Oregonian, Dearborn, P. M. St., 1,940, from Shanghai, July 30th, General, to Geo. B. Gibbons.”;出境船舶列表(Departures)中记录着“Aug 2nd. Oregonian, Dearborn, P. M. Str., 1,940, for Hiogo and Yokohama, General, by Geo. B. Gibbons.”。可知Oregonian号于1870年7月30日自上海出境,8月1日抵达长崎,隔天8月2日再出发前往神户。

根据《兵库时报》(The Hiogo News)1870年8月6日期的出入境船舶列表(Shipping Intelligence)记载,Oregonian号于8月3日抵达神户,5日出发前往横滨。另外,在入境者名单(Arrived)中记录着“Per str. Oregonian from Shanghai and Nagasaki- (中略)For San Francisco: Messrs. W. Gamble”,可以看到乘客名单中也出现了姜别利的名字。

我查阅了在横滨发行的《日本周报》(The Japan Weekly Mail,以下简称JWM),1870年8月13日期所载出入境船舶列表中,入境项目记录着“Aug. 7, Oregonian Am Str., Dearborn, 2,500, from Shanghai&c., General, to PMSS. Company.”,由此可知Oregonian号抵达横滨的日期是8月7日。Oregonian号的船公司是太平洋邮船公司(Pacific Mail Steamship Company),专营往来横滨-上海之间的船班。JWM周报在同年8月20日期的出境船舶列表中记录着”Aug.16, Oregonian, Am. Str., Dearborn, 2,500, for Shanghai via Southern Ports, General, despatched by PMSS. Company.”,可以看到Oregonian号数天后又再度前往上海(注2)。

假设姜别利当年是搭乘太平洋邮船公司的船前往旧金山,我们可以看到该公司从横滨到旧金山的船班有两班,分别是8月22日发船的美国号(America),以及9月23日发船的大共和国号(Great Republic)。然而可惜的是,JWM周报并无刊载8月22日的出入境船舶清单。而在9月23日发行的报纸上虽有刊登当天预定搭船的乘客名单,但当中并无姜别利的名字。然而,在姜别利的略传《Sketch of the works of William Gamble, Esq., in China.》(美国国会图书馆 姜别利文库收藏【图4、5】)中,有提到他1870年9月16日曾从旧金山写信给美华书馆继任馆长韦利(Wherry,【图6】)。因为9月16日就从旧金山发信,可推测姜别利应是搭乘8月22日从横滨出港的美国号回国。
 
▼图4、图5

Sketch of the works of William Gamble, Esq., in China.(美国国会图书馆 姜别利文库收藏)
 
▼图6
姜别利离职后继任美华书馆馆长的韦利(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 姜别利文库 作者翻摄)
 
从以上数据来看,虽然无法确定姜别利从横滨离境的确切日期,但可以确定的是,他在1870年7月30日离开上海,路经长崎、神户,然后从横滨返回美国。如果他真的搭乘了美国号,在8月7日入境横滨到22日出境之间,有15天的时间必须暂时停留在横滨地区。当时有一名身在东京的传教士佛贝克(Guido H. F Verbeck),在同年8月22日写信给纽约长老教会传道局负责人娄睿,说会托姜别利带土产给他(注3)。另外,赫本8月15日寄给娄睿的书信中,也提到休假期间到山岳地区度假的自己,已经在8月1日返回横滨(注4)。不禁令人寻思,在回国途中,姜别利是否有约佛贝克或赫本碰面呢?如果有,他是否有和两人分享他在长崎传授活版技术的事情呢?
 
资料来源:
注1
《日文活字物語 草創期的人物與書體》 日文原书名《日本語活字ものがたり 草創期の人と書体》小宮山博史著 诚文堂新光社 2009年 第38页
 
注2
关于太平洋邮船公司往來上海-日本-美国的客船资讯,出自松浦章〈从上海到美國-太平洋邮船公司开设上海定期航线〉(日文原标题:上海からアメリカへ-Pacific Mail SteamShip会社の上海定期航路の開設,《东亚文化研究科纪要》创刊号 2012年 关西大学亚洲文化研究中心)
 
注3
《佛貝克書簡集》 日文原书名《フルベッキ書簡集》 佛贝克著 高谷道男编译 1978年 新教出版社
 
注4
《赫本在日書簡全集》 日文原书名《ヘボン在日書簡全集》 冈部一兴编 高谷道男、有地美子译 教文馆 2009年 

 
 


● 石崎康子 
主修日本近代史。2018年3月以前担任横滨开港资料馆主任调查研究员,同年4月起任横滨市历史博物馆主任学艺专员。负责横滨开港资料馆平成30年度第一届企划展示〈金属活字与明治时代的横滨~以小宫山博史收藏品为中心~〉

 横滨历史博物馆
官方网站:https://www.rekihaku.city.yokohama.jp/(日文)

 横滨开港资料馆
官方网站:http://www.kaikou.city.yokohama.jp/ch/index.html
小宫山博史“活字百宝箱" 连载文章一览
 

下一则 : “活字百宝箱”专栏的未来展望   
上一则 : 明体汉字活字的开发 连载系列第二十三篇